首页 WordPress资讯正文

漏洞分析:WordPress 5.0 RCE

此漏洞通过路径遍历和本地文件包含漏洞的组合实现WorePress核心中的远程代码执行,据漏洞发布者ripstech透露,此漏洞已在WordPress核心中存在6年以上。

权限需求

author及以上权限,相对来说,权限需求不算高,很多小型协作内容输出小社区诸如乐谱站会较为常用wordpress,而后给予普通作者author权限。

影响范围

WordPress 4.9.9和5.0.1其他安全补丁所致,文件包含漏洞仅有5.0.0单一版本可利用,而路径遍历漏洞仍可使用且当前仍未打补丁。任何安装了此插件的WordPress站点都会错误地处理Post Meta条目,这样仍然可以进行利用。

漏洞基础

将图像上传到WordPress安装时,首先将其移动到uploads目录(wp-content/uploads)。WordPress还将创建对数据库中图像的内部引用,以跟踪元信息,例如图像的所有者或上传的时间。

该属性作为Post Meta条目存储在数据库中。这些条目中的每一个都是键/值对,分配给某个ID。譬如:

 微信截图_20190717110546.png

在此示例中,图像已分配给post_ID 5.0倘若用户希望将来使用或编辑具有所述ID的图像,WordPress将查找匹配的_wp_attached_file条目并使用它的值以便在wp-content/uploads目录中查找该文件。

漏洞构成

本地文件包含部分

WordPress 4.9.9和5.0.1之前的这些Post Meta条目的问题在于可以修改任何条目并将它们设置为任意值。

当图像被更新时(例如,它的描述被改变),该edit_post()函数被调用。该函数直接作用于$_POST数组。

 微信截图_20190717110554.png

可以看出,可以注入任意Post Meta条目。由于未对哪些条目进行了修改,因此攻击者可以更新_wp_attached_file元条目并将其设置为任何值。这不会以任何方式重命名文件,它只会更改WordPress在尝试编辑图像时要查找的文件。这将导致稍后的路径遍历。

具体位置:

POST参数_wp_page_template在函数get_page_template_slug()中的文件wordpress / wp-includes / post-template.php的第1695行中被接收。

 微信截图_20190717110602.png

用户提供的数据在函数locate_template()中的文件wordpress / wp-includes / template.php的第635行连接成路径标记。

 微信截图_20190717110612.png

然后,在函数load_template()中的文件wordpress / wp-includes / template.php的第690行中的敏感操作require()中使用用户提供的数据进行未经过处理。

 微信截图_20190717110620.png

路径遍历部分

路径遍历发生在wp_crop_image()用户裁剪图像时调用的函数中。

该函数将图像的ID带到crop($attachment_id)并从数据库中获取相应的_wp_attached_filePost Meta条目。

由于缺陷edit_post(),$src_file可以设置为任何东西。

 微信截图_20190717110628.png

在下一步中,WordPress必须确保图像实际存在并加载它。WordPress有两种加载给定图像的方法。第一种是简单地查找目录中_wp_attached_file Post Meta条目提供的文件名wp-content/uploads。

如果该方法失败,WordPress将尝试从其自己的服务器下载图像作为后备。为此,它将生成一个下载URL,该URL包含wp-content/uploads目录的URL和存储在_wp_attached_file Post Meta条目中的文件名。

举一个具体的例子:如果存储在_wp_attached_file Post Meta条目中的值是evil.jpg,那么WordPress将首先尝试检查文件是否wp-content/uploads/evil.jpg存在。如果没有,它会尝试从以下URL下载文件:https://targetserver.com/wp-content/uploads/evil.jpg。尝试下载图像而不是在本地查找图像的原因是某些插件在访问URL时动态生成图像。

但是,这里没有进行任何过滤。WordPress将简单地将上传目录和URL与$src_file用户输入连接起来。一旦WordPress成功加载了有效图像wp_get_image_editor(),即裁剪图像。

 微信截图_20190717110637.png

将裁剪后的图像保存回文件系统(无论是否下载)。生成的文件名将是$src_file由get_post_meta()攻击者控制的返回文件。对结果文件名字符串进行的唯一修改是文件的基本名称前缀cropped-(下一个代码片段的第4行)。为了遵循示例evil.jpg,生成的文件名将是cropped-evil.jpg。

然后,WordPress通过wp_mkdir_p()在结果路径中创建不存在的任何目录。使用save()图像编辑器对象的方法将其最终写入文件系统。该save()方法还不对给定的文件名执行路径遍历检查。

 微信截图_20190717110645.png

函数整体(wp-admin / includes / image.php)如是:

 微信截图_20190717110656.png

实现RCE

综上,可以确定哪个文件被加载到图像编辑器中(因未进行处理)。但是,如果文件不是有效图像,图像编辑器将会抛出异常。故而,只能在上传目录之外裁剪图像。

那么如果未找到所需图像,WordPress会尝试下载,这就导致了RCE。

 微信截图_20190717110711.png

设置_wp_attached_file为evil.jpg?shell.php,这将导致对以下URL发出HTTP请求:https://targetserver.com/wp-content/uploads/evil.jpg?shell.php。此请求将返回有效的图像文件,因为?在此上下文中忽略了所有内容。生成的文件名将是evil.jpg?shell.php。

虽说save()图像编辑器的方法不会检查是否存在路径遍历,但它会将正在加载的图像的mime类型的扩展名附加到生成的文件名中。在这种情况下,结果文件名将是evil.jpg?cropped-shell.php.jpg。这使得新创建的文件再次无害。

但是,仍可以通过使用诸如的Payload将生成的图像植入任何目录evil.jpg?/../../evil.jpg。

路径遍历 –> themes目录 LFI

每个WordPress主题只是一个位于WordPress目录中的wp-content/themes目录,并为不同的案例提供模板文件。例如,如果博客的访问者想要查看博客帖子,则WordPress会post.php在当前活动主题的目录中查找文件。如果它找到了模板,那include()就是它。

为了添加额外的自定义层,可以为某些帖子选择自定义模板。为此,用户必须将数据库中的_wp_page_template Post Meta条目设置为这样的自定义文件名。这里唯一的限制是要include()编辑的文件必须位于当前活动主题的目录中。

通常,无法访问此目录,也无法上载文件。但是,通过滥用上述Path Traversal,可以将恶意制作的图像植入当前使用的主题的目录中。然后攻击者可以创建一个新帖子并滥用相同的错误,使他能够更新_wp_attached_file Post Meta条目以便include()映像。通过将PHP代码注入映像,攻击者可以获得任意远程执行代码。

Payload制作—-Imagick

WordPress支持PHP的两个图像编辑扩展:GD(https://libgd.github.io/)和Imagick(https://www.imagemagick.org/)。它们之间的区别在于Imagick不会删除图像的exif元数据,其中可以存储PHP代码。

 微信截图_20190717110534.png

WordPress 5.0.0 RCE 条件较为苛刻,但毕竟是RCE,一旦被利用危害巨大。况且,虽说仅这一小版本的本地文件包含可协同目录遍历完成RCE,但因为这目录遍历漏洞至今未修,一旦用户安装允许覆盖任何Post data的插件,这RCE依然可被利用。

以上就是今天给大家介绍的漏洞分析:WordPress 5.0 RCE,如果你还想了解更多关于WordPress的知识技巧,可以继续关注我们http://www.touchwordpress.com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