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对联 > 正文

天青色等烟雨

admin

天青色等烟雨

  感悟精选(1):

  天青色等烟雨,是《青花瓷》里一句歌词,可很多人却不必须明白它的真正含义。这就要从柴窑说起,柴窑是中国古时五大瓷窑(柴窑、汝窑、官窑、哥窑、定窑)之首,是后周世宗帝柴荣的御窑。相传有一次柴荣正值带兵打仗期间,这时一个主管烧制瓷器的官员向他请示御用瓷器的釉色。柴荣就指着雨过天晴的天空,对这位官员说:“雨过天青云破处,这般颜色作将来”。他是想以此象征未来国运如雨过天晴般日渐昌盛。明代文震亨在《长物志》中写道:“柴窑最贵,世不一见……青如天,明如镜,薄如纸、声如磬”。它是唯一一个以君主姓氏命名的瓷窑,可见其地位之尊贵。但至今也只是在历史文献里有所记载,柴窑到底在哪始终没有找到,至于真正的柴窑瓷器更是从来没有人发现过,因此之后才以钧窑代替了其五大名窑的位置,能够说是柴窑是瓷器界一个千古之谜。

  欧阳修的归田集里有句话:谁见柴窑色,天青雨过时。天青色也是柴窑的最典型的特征之一,所谓天青色十分难得,只有在一场突忽其来的烟雨过后,积云缓缓散开,这时天空出现的一种浪漫而纯净的色,这种颜色的瓷器也是很珍贵的,也只有在烟雨天气而又转晴的时候才能够烧制出来,这种颜色是一种动态的积累效果,是可遇而不可求的,能够说是一种缘分。

  天青色等烟雨,是天青色重要还是烟雨重要,我认为都不是,最重要的恰恰是中间的等字,我会在眼前浮现出一幅画面,在窑炉的四周摆着无数的作品,而一位古代的匠人,却依然在执着的站在窑门口,望着天空,等待着烟雨天气,以做出自我最满意的天青色的瓷器。做为一个成功的匠者,耐心和手艺也一样的重要。甚至还需要很大的运气。

  天青色等烟雨,而我在等你,说的很平淡悠然,其实又包含着多少愁苦滋味,但是等待也是种美丽,我也有着我自我的等待,你那婀娜优雅的舞姿,顽皮无邪的笑容,天池湖边的相拥,当初的朝朝暮暮都是我记忆中的天青色,我不禁释然,等待就是最好的告白,就算等不来但又何妨,你虽已人去,但我只为天青色做着我一生的守候。走近窗旁,临栅望去,微风起处,烟雨竟将至。

  感悟精选(2):

  天青色等烟雨,而我在等你。

  天青色等烟雨,而我在等你。明白么,等待是一生最初的苍老。

  天青色等烟雨,而我在等你。寂静清冷的街,三月里惆怅的小雨。一把油纸伞下,那孤独的背影。模糊的眼神,默默看着远方。天青色,等烟雨,我在等你。

  天青色等烟雨,而我在等你。淅沥淅沥,点点滴滴,是你的脚步声么?很期盼,转角的身影一次次闪过,却不是记忆里的。天青色,等烟雨,我在等你。

  天青色等烟雨,而我在等你。怀里画有你的丹青,已经快被化去。可你的身影依旧没有出现,当怀里我的画像开始苍白的时候,你还会不会出现?天青色,等烟雨,我在等你。

  天青色等烟雨,而我在等你。有个词语叫天荒地老,你相信我会等你到天荒地老么?这条街道,我很留恋,有着彼此你我的记忆。天青色,等烟雨,我在等你。

  天青色等烟雨,我在等你。雨快停了,你还没出现。你的画像我的画像都模糊了。当初的你送我的伞也快收起了,你还没出现。寂静的凄冷的街,我在等你。天青色,等烟雨,我在等你。

  天青色等烟雨,我在等你。雨停了,你没有出现。伞收了,画像,我还藏在怀里。天青色,等烟雨,我会等你。

  感悟精选(3):

  天青色等烟雨,这句话到底哪里奇妙,我说不出,而心底产生的一份喜欢,又并不是凭空而出。

  天和烟雨,都是太普通的词语,最但是让人联想到静立的.人,擎着缓慢移动的伞,眼神在空气的水雾中飘忽,心定在一个不知是什么人的身上。

  但是这话里多了一个等,仿佛事情都改变了,天不再是天了,是一个痴情的男子,有温热的胸怀,随时准备付出一个结实而温暖的拥抱。烟雨也不再是一片抽象的雾蒙蒙,是一个不留意走失的女子,从男子注视的眼神中,突然像一颗星一样滑落。

  画面忽然多了一场动态的悲喜。

  等,不管是心态还是姿态,我们都不陌生。黄昏的淡漠光线里,你倚着栏杆,嘴里叼着一只狗尾草的样貌,是在等;望夫崖上,那尊在千百年动人的传说里静默的石像,朝着一个方向一生不悔的表情,是在等;还有那么些心急如焚的时刻,那么些捧卷痴坐的时刻,那么些辗转反侧的时刻,都是在等。

  不管是哪一种心态,又或者哪一种姿态,却未像天等烟雨这样,叫人痴痴的醉下去。如同一杯醇香的酒,明明白自我不胜酒力,但是甘愿仰脖饮尽,不管这酒入愁肠,自我会醉的怎样昏天暗地。

  青色,是这场等待的颜色。等一个人,或许有姿势,或许有表情,但是从未听闻,一场等待会有颜色。而且是恰到好处的一抹青。

  你能想像么,一个有温热胸怀的男子,为了等一个能否到来亦是未知的女子,除了准备随时付出一个有力而不失温柔的拥抱,还准备了这个女子喜欢的胭脂,还准备了这个女子爱穿的华赏,还准备了一桌美味佳肴,还准备了……准备着一切这个女子到来时需要的热烈氛围和喜庆味道。

  天等待烟雨,就像这痴情男子等待那走失女子。虽说准备的是一抹青,但是细读而过,这其中又哪只是一抹青那么简单。一场烟雨,不管是江南还是漠北,若少了一抹这若有似无的黛青,人眼里但是是一场气象的变幻。天,青色,等,烟雨,舌头从这些字眼上轻轻滑过,你才发现,这场由颜色的等待,是天多么盛大的苦心经营,又是这场烟雨,多么难得的三生有幸。

  天青色,等烟雨,余音过后才是真谛——

分享到: